中文| 日文| English
园林建筑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园林建筑 园林建筑

世界建筑修复与保护历史的理论巨著(图)

读尤嘎·尤基莱托《建筑保护史》

尤嘎?尤基莱托博士是今天国际文化遗产保护领域中最重要的理论家,长期在总部位于罗马的国际文化财产修复、保护研究中心(ICCROM)工作。从ICCROM退休后,他曾作为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世界遗产协调人负责世界遗产项目的评估工作,长期活跃在国际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参与了包括《奈良真实性文件》等重要文件的起草工作。他近年撰写的《什么是突出普遍价值》(What is OUV)对世界遗产保护的发展有重要影响。1993年他与伯纳德?M?费尔顿爵士一起撰写的《世界文化遗产管理指南》则是关于世界遗产中文化遗产管理问题最重要的工作手册,它促使人们认识到管理对于文化遗产而言是保护的基本工作。1988年,尤嘎受世界遗产中心委托,与费尔顿爵士和另一位意大利文物保护专家卡洛?甘托玛西对刚刚加入世界遗产公约并成功申报故宫、周口店北京人遗址、长城、秦始皇陵、莫高窟和泰山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中国进行考察,评估中国的世界遗产保护状况。从此之后,他与中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专家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对中国新类型文化遗产的保护给予了巨大的帮助,包括2005年澳门由“澳门历史建筑群”改为“澳门历史城市中心区”成功申报世界遗产,都得到了尤嘎许多极有价值的意见。2007年,中国应世界遗产委员会要求,在北京召开“东亚文物建筑保护理念与实践国际研讨会”,会议强调了文化遗产保护中文化传统的意义与重要性,强调了国际原则与文化传统的融合,会议最终通过了《北京文件》,尤嘎也是《北京文件》的主要起草专家。尤嘎最近的著作是2011年出版的《ICCROM和文化遗产保护》。


《建筑保护史》是尤嘎根据他在英国约克大学的博士论文增补、修改而成。这本书由英国Butterworth Heinemann出版社于1999年出版。该出版社曾出版了一系列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经典著作,在国际文化遗产保护领域有重要的影响。《建筑保护史》则是其中唯一关于建筑保护历史和理论的著作。在《建筑保护史》英文版第一版的介绍中认为“这是第一次对建筑保护历史和理论的全面研究”,是“全面的对世界范围现代(文物保护)方法的阐述”。


《建筑保护史》是一部严谨、宏大的关于建筑保护历史的研究著作。它基于1970~1990年代建筑历史和文物保护史的研究基础,整理、分析、阐述了极为丰富的历史文献;按照时间线索,全面地展示了人类基于文明的演进和自身价值观的变化,对历史建筑认识、使用、保护的发展历史。我们通常认为,对历史建筑的保护,即便是发展较早的欧洲而言,也是在工业革命之后才开始逐步形成的一个新的、更侧重实践的学科。尤嘎则用大量的文献阐述了古代希腊人从哲学角度对古迹价值的思考、宗教典籍中对历史建筑价值的认识、罗马人通过法令对历史遗迹的保护、以及中世纪以后欧洲社会对建筑所“记载”的历史的关注。这些内容无疑使读者能够更清晰地认识文化遗产保护观念在欧洲形成的原因,理解今天人们所熟悉的保护原则背后的哲学思考和历史根源。


尤嘎在《建筑保护史》中列举了大量欧洲历史建筑保护的实例,其中包括从古代希腊通过对神庙遗迹的保存,保护神庙的精神价值,到文艺复兴时期拉斐尔对罗马建筑历史信息的尊重和保护;从维奥拉.勒?杜对巴黎圣母院的维修,到19世纪意大利人对罗马大角斗场和梯度凯旋门的维修等不同国家的大量重要的保护实践。从这些保护实践,可以更充分地认识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类价值观、历史观的变化和这种变化在文化遗产保护中的反映。这些实例构成了一条从古代世界到今天文化遗产保护理念的清晰的线索。


 在《建筑保护史》中可以读到许多独特的、能够引发读者深入思考的内容,例如第二章中关于16世纪人们对希腊时期拉奥孔雕像的复原,多种不同的复原方案并非仅仅考虑对拉奥孔雕像原始面貌的修复,同时更多地反映了做修复设计的艺术家的趣味,甚至时代精神。这种复原引发了对“保护”、“修复”等概念的深入的讨论,促进了保护理论的形成。对中国的文物保护而言,“复原”是一个被长期讨论的问题,《建筑保护史》有助于我们从欧洲文物保护发展过程的角度去思考这一问题。


尤嘎对于“浪漫主义”、“风格式修复”和“保护”的阐述清晰地勾勒出了历史建筑保护作为一个学科,其基本理论形成的过程。这部分内容是全书的精华部分,也显示了尤嘎作为历史学家深厚的功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尤嘎把这些历史建筑保护的事件放回到了一个广阔的、历史的社会、文化背景当中,使读者能够更清晰地感受到社会、文化的因素对历史建筑保护思想形成的影响。今天当我们从文化多样性的角度去思考文化遗产保护的理论和方法的时候,《建筑保护史》会给我们很多的启发。


在《建筑保护史》的最后部分,尤嘎对20世纪世界范围内历史建筑保护的发展进行了整体的回顾和分析。其中在第十章 “定义与趋势”中对“普适价值”、“真实性”和“完整性”概念进行了阐述。如果读者把这些阐述与世界遗产委员会有关文件中对这些概念的阐述相对照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看到尤嘎对这些概念独到的理解,也有助于读者更清楚地认识世界遗产保护中这些概念背后的深刻内涵。


《建筑保护史》展示出的历史建筑保护的发展历程充满了生动与活跃的思想的碰撞:保护本身并不是因循和教条,它意味着历史和文化的自觉过程,它同样是人类创造精神的反映。


由于这本书的所使用的主要是关于欧洲历史建筑保护的文献材料,尽管尤嘎试图在书的最后部分对世界整体的情况进行整体的分析,但仍无法完整地使读者认识欧洲以外地区对历史建筑保护发展的影响和贡献。尽管如此,《建筑保护史》仍然是文化遗产保护领域最重要的经典著作之一。


《建筑保护史》是一本具有重要理论价值的学术著作,其中大量的内容涉及欧洲漫长历史过程中众多的人物和著作,尤嘎本人熟悉欧洲的多种语言,对于相关的材料驾轻就熟,但这对于非欧洲文化背景的人而言,阅读这本书就存在很大的困难。感谢郭旃先生率领的团队完成了这本书的中文翻译,其中的辛苦正如郭旃先生在“译后记”中所说的那样:“翻译这本书,实在是太难了”。但郭旃先生在翻译的过程中与尤嘎不计其数的反复的讨论,最终使我们能够读到一个相对完满的中文译本,更值得欣喜的是这里面又融入了尤嘎在这本书出版了十几年之后对这本书关键内容的解释和阐述,这使得《建筑保护史》的中文译本更具有了独特的价值。


——转载自《中国文物信息网》2012年4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