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日文| English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其他 其他

浓缩古典园林精华 彰显传统文化特色

——对苏州园林博物馆工作的几点建议

丹青

77.jpg

每年的5.18,是全球博物馆自己的节日。从1977年开始,到今年的5.18,岁月流过了35个春秋。为迎接今年博物馆日的到来,笔者带着一份求真的虔诚,寻香走进被业内人士堪称为苏州古典园林中的小家碧玉——苏州园林博物馆。


1974年,国际博协第十一届大会通过章程明确规定:博物馆是一个不追求盈利的,为社会和社会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永久性机构,为研究、教育和欣赏的目的,对人类和人类环境的见证物进行搜集、保存,研究、传播和展览。苏州园林博物馆作为一个特殊范例,怎样能和国际博协的定义相协调?发挥出博物馆应有的功能?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因为该馆也算世界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理应和国际接轨,把这个特殊的平台在空间和综合利用上理顺关系,挖掘潜力,展示独有的亮点,科学合理地调整思路和国际博协同步共进。


在今天这个多元的时代,只有文化才是最能体现自我价值的元素,也是最能获得广泛认同的价值。特别是那些经历时间检验后留存下来的文化遗产。正因如此,当我们以高度的责任心和敬畏感,去重视、去挖掘文化遗产所蕴藏的内心神韵,保存文化遗产所积淀的岁月印痕,传承文化遗产所记录的民族基因,使之真正成为人类的共同记忆、民族的认同载体、文化的繁荣源泉时,必需要具备一种积极健康的文化心态!通过文化凝聚前行道路上的共识,打造我们走向未来的“软实力”。


近年来苏州园林博物馆以建设新馆为契机,加大藏品采集的工作力度。从2005年至2007年,通过各种渠道,又收集了数百件散落在民间的藏品,其中造园工具类品种齐全,式样丰富,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苏州传统工匠高超的记忆背后凝聚的明睿。沉溺和升华,挖掘和发现。然而,苏州园林博物馆未来的开拓之路仍然任重而道远!


我个人认为除了机构设置要从“收藏、研究、展示、利用”上进行通盘考虑外,还须从世界文化遗产的价值取向,来考虑园博的科学发展,再创辉煌。“中国园林是世界造园之母,苏州园林是中国园林的杰出代表”,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对苏州古典园林的高度评价。苏州园林在世界造园中拥有如此之高的地位,全中国乃至世界园林艺术发展史上都是不可代替的,苏州园林博物馆是肩负这一责任的重要场所,有其特殊的意义和价值,因而我提出几点建议,供大家参考:


一、坚守内涵。国际博物馆协会章程确定博物馆是“为研究、教育、欣赏之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示出人类环境的物证”之场所,这些内涵至深的科学要旨,是我们园林博物馆的生命内核。守望者的职责就是严格坚守自己的历史使命。


二、重视人才。人才是事业的第一资源,核心竞争力。园博可持续发展之路,需要馆员、讲解员的不懈努力,因此,选用和培养专业化的人才队伍是园博的当务之急。同时要建立园博专家库,建立专家顾问制度,定期或不定期地选择聘请园林界的知名专家、学者、文物保护专家、经验丰富的民间工匠和技师,面向社会传播技艺,如盆景、花木栽培、家具、建筑、叠石、理水、匾额楹联……这些专家授课和资料具有社会公益性,既有社会效益,也是珍贵的馆藏档案。专家顾问的建议,还可指导日常工作,同时还是对年轻的园博工作人员鞭策,使他们在前辈的培养和熏陶下,尽快成长为未来业务的行家。


三、加强研究。研究是博物馆的核心。研究水平的高低,决定了园博展示和利用的水平。针对苏州古典园林的世界遗产特质,我们在展示和利用中,除了对苏州园林的历史、文化、艺术、技术、民俗、家具陈设等具有重要科学价值的项亩外,组织专人研究整理外,更应该组织深度研究,挖掘其内涵,扩展其影响。研究工作可以馆内人才为主,充分发挥和利用馆内专家顾问;也可与相关高等院校及研究机构长期合作,设立课题,资源共享,借他山之石,充实自己的科研成果。


四、丰富馆藏。藏品是博物馆的灵魂,缺少藏品的博物馆是没有生命力的场馆。园博馆藏工作应突出“园林特色”。一是要拓展收藏思路和品种,凡是与园林有关的文物、艺术品、图书资料、用具、用品都应成为园博的收藏对象,即使是当代作品,也应高度关注,择取精华。二是要拓宽展览内容和手段,力避展览形式手段上的一层不变。在更新设计时,要严格做到“重点物件要突出,展览主题要突出,文化元素要突出”。我要特别强调的是:每个博物馆都有数件镇馆之宝,一定要给予它最好的展示空间,给予它最醒目的位置,调动一切手段和技术来烘托它、渲染它,绝不能抢它的戏。详细提供它所处的时代及历史背景,以便加深观众在对该物件的阅读和理解。这样做,常常能使物件本体生动起来,并丰富了博物馆自身的文化内涵。


五、倾注情感。园林博物馆的展品不是考古研究所的标本陈列,而是园林历史、文化、艺术的提炼和浓缩。对每一件展品的研究、提炼、陈列,都凝聚着园博人再创作的激情,有情感的展览,才能打动观者心灵。这个问题说起来容易,真做起来很难。古典园林本身就是一部活态的历史、一首流动的乐章、集中国传统文化之大成,用博物馆艺术来展示,本身就是一个难题,必须倾注情感,才可能编出好的博物馆作品,让观众在赏心悦目中得到享受和教益。在这方面,园博人还须投入再投入!


以上是我多年来在文博界各位前辈熏陶和教育下亲身感受的经历和实践中得到的经验之谈,是否符合苏州园林博物馆实际工作操作和运用,我不敢矫情镇物,唯此良工心苦,聊胜于无,希列为大家指正!

——转载自《苏州日报·园林专版》2012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