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日文| English
园史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园史 园史

补园曲事

 2013年4月,经由补园原主人张履谦后人的捐赠,原属张家后人张问清的家具和生活用品等139件回到了苏州园林博物馆,其中有一些是原补园的遗物。除了家具和一些生活用品,还包含了一套1922年的文献资料《度曲须知》,这也是继2009年补园园主张氏后裔向拙政园管理处赠送一套《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之后,拙政园管理处保存有关补园昆剧的重要资料。由此,也把我的视野拉到了曾经发生在补园里关于昆曲的发展历程。


补园即为现在的拙政园西部花园。光绪三年(1877)年,时年39岁的盐商张履谦购得了西部汪硕甫的宅园,大加修葺后入住,并取名为“补园”。张履谦虽为盐商,但爱好文物、书画,尤其对昆剧更是酷爱。在张履谦修葺补园的过程中,曾延请吴门书画名家顾若波、陆廉夫以及书法家、昆曲家俞粟庐参与谋划修建补园。其中,俞粟庐帮助规划的鸳鸯厅(即拙政园卅六鸳鸯馆)、花篮厅(现为苏州博物馆戏厅),不但造型典雅,而且考虑到昆曲活动的音响效果。鸳鸯厅内的卷棚屋顶,使音响绕梁萦回;厅北临水,通过水面反射檀板笛声,好像水上舞台,成为演唱昆曲的最佳场所。补园建成后,张履谦邀俞粟庐常住补园,重金请他为西席,在此研究和教授昆曲。由此,也开启了昆曲在补园发展的历程。


俞粟庐(名俞宗海,字粟庐,1847-1903)是著名的昆曲家,被誉为“江南曲圣”。曾得到娄县(今上海松江)人韩华卿传授“叶派唱口”,并以“俞唱法”文明遐迩。俞先生对于昆曲中的生、旦、末、丑各行曲子均颇为精通。他度曲吐字重、行腔婉,结响沉而不浮,运气敛而不促,对于音韵、旋律、声音、节奏等尤为讲究。

52.jpg

由补园自南向北景观

在补园居住期间,俞粟庐潜心研究和琢磨曲调,曾将其唱片曲词,手录下来,编印成《度曲一偶》传世,成为今人研究昆曲的珍贵资料。俞先生对于教授学生也颇为认真、严格,对谁都不讲情面,学生唱得好了,他以三弦和只,唱得不好,他则踱步厅中,让学生自感“心情不宁”。


除了延请俞粟庐外常住家教外,昆剧名家沈月泉、吴义生等也作为曲师经常来补园授艺,为曲友“拍曲”、“踏戏”。“拍曲 ”,即先生在桌子撒谎能够拍着板眼唱曲,学生紧跟着拍唱;“踏戏”,即教师把不同行当的身段、台步等教授给学生。在半个世纪里,补园里曲声不断,培养了许多昆曲票友和艺术家,也促进了昆曲的发展。


在补园的习曲的学生当中,从小出生在补园的张履谦长孙张紫东和俞粟庐之子俞振飞便深得俞先生的教诲。他们彼此以师兄弟相称,时常一起“踏戏”。1915年,俩人在补园大厅合演了《牧羊记?望乡》,甚获好评,从此演艺走向成熟。从那以后,他们还在上海合演了《狮吼记?跪池》多只曲目,以精湛的演绎获得沪上行家的好评。俩人在以后的职业生涯中虽有不同,但都对于昆曲的进一步发展具有无可替代额影响力。

53.jpg

俞粟庐帮助规划的鸳鸯厅(卅六鸳鸯馆)等 ,不但造型典雅,而且有音响效果

1930年俞粟庐老先生去世以后,俞振飞正式下海唱戏,并师从程继先学京剧。凭借幼时在补园练就的扎实昆曲功底、浸润于苏州园林丰富的文化内涵,俞振飞少年时便有不俗气质,加之在曲届数十年的摸爬滚打、艰辛努力,他终成一代戏曲大师,在我国戏曲舞台上占有重要一席。


张紫东依旧生活在补园中,依然时常唱曲、拍曲,并考虑将昆曲以某种形式保留下来,因此他曾请百代公司录制了俞粟庐的唱片13张,并印制出版了一批俞粟庐的曲谱,其中包括《度曲一隅》。张紫东对于传承昆曲所做的努力还包括创办了苏州昆曲传习所。


清末民初,昆剧因其高雅,在与京剧的角逐中节节败退,仅存的昆剧“全福班”只有三十余人,艺人大多年事且后继无人,昆剧一度濒临绝境。为挽救国之瑰宝昆剧,1921年秋,张紫东与苏州名曲家徐镜清、贝晋美等人共同出资创办了一所以培养昆剧演员的“昆剧传习所”,选址在苏州城北桃花坞西大营门的五亩园。昆剧传习所的主教老师主要为原来“全福班”的名艺人,例如沈月泉、吴义生等,教授学员的内容除了生、旦、净、末、唱念等,还要学习乐器的演奏。虽然学习要求严格,但师生氛围比较开明。


传习所创办半年之后,得到了上海纺织实业家穆藕初的资助。穆藕初(1876-1943)先生是中国经济管理思想史上占有显著地位的人物,也是中国近代第一位改革企业管理体制的民族工业家,曾创办新式纺织厂,实践实业救国。同时,他还热心中国职业教育和发展社会事业。缘于对昆曲的酷爱,他结识了张紫东,并对张紫东等人创办昆剧传习所的计划极为赞成和支持。除了先后多次出资资助传习所,还曾组织传习所学员赴沪演出。1924年,经过两年办的学习,传习所的学员都学会了数十出戏。在穆藕初和上海昆剧保存社的组织下,传习所学院曾在上海举办过两次较大规模的公开演出,影响颇大。昆剧传习所招收的50余名学生的艺名中间都嵌入了一个“传”字,被称为“传字辈”演员,他们对继承和发展昆曲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1927年以后,受战争等因素影响,穆藕初所办企业出现危机,无力资助传习所,将所务移交给严惠宇、陶希泉,筹办了新乐府昆班,并结束了昆剧传习所6年多的历史。部分“传”字辈演员自筹资金组织了仙霓社。在抗战中,昆剧班再次遭受了重创。


受到战乱影响的同样有补园的张氏家族。“八一三”战乱前后,张紫东率家人先后周转逃难于上海、盛泽、浙江等地。抗战胜利后,张紫东又回到补园居住。在几十年与昆曲共历风雨的岁月里,张紫东还手抄了许多昆曲曲谱,整理了《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1951年,张紫东在补园去世。随后,张紫东长子张博渊、次子张问清将补园捐赠给苏州市人民政府,同时捐出的还有《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


近年来,补园张履谦后裔张问清、张岫云、张瑞云等出于对补园的保护、对昆曲的传承之意,多次将原属补园的物品和珍贵资料捐赠给苏州市拙政园管理处、苏州市昆曲博物馆等部门。同时,张氏后人也成立了紫东文化基金,在原苏州昆剧传习所原址的五亩园恢复了游园惊梦苏州昆曲会所,继续承担起非物质文化遗产昆曲的传承与弘扬重任。

——转载自《苏州园林》2013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