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日文| English
园博藏品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园博藏品 园博藏品

藏品名称:|
园博里的网师园
浏览次数:|
0

沈丽萍

   从网师园来到园林博物馆,就像从一个家走进另一个家。我不知道园博的藏品有多少,但几乎每个展厅都有网师园的艺术元素,建筑、花窗、家具、诗文、匾对……它们有的是旧物,有的是模型,有的用图片展示,有的借实景仿制。


   在园博的叠山厅,一座黄石假山矗立跟前,它的走势、肌理、形态告诉人们,这就是网师园的“云冈”,我惊诧于这个大家伙居然被搬到这里。大块山石堆叠在厅外的小天井,站在室内,透过似隔非隔的玻璃幕墙,我能真切见到它雄浑的样子,但毕竟是博物馆的一件展品,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啊。


   理水厅里,充满意象的水系,一顶拱桥犹如一弯新月卧于其上,三步而逾,很是可人,不由想起了网师园里那座袖珍小桥——引静桥。它坐落在水池东南角的水湾,横跨槃涧,长仅2米有余,宽1米,俗称“三步桥”。小桥古拙精美,石栏、石级、拱洞一应俱全,桥顶刻有团形牡丹浮雕,桥下引蔓通津。人行桥上,真可谓“人影桥栏齐映水,衣香曲拱漾清波”。


   在园博建筑厅的最北端,一座砖雕门楼飞檐翘角跃入眼帘,这是园博设计者按照1:0.8比例复制的网师园“藻耀高翔”砖细门楼。砖细是园林建筑常见的装饰艺术之一,常用凿子和刨子在质地松脆的青砖上雕凿出各种图案,从明代起,被广泛运用于民间住宅中。网师园的这座砖雕门楼为清乾隆年间作品,高约6米,宽3.2米,整个门楼运用平雕、浮雕、镂雕和透空雕等技艺精凿而成,为江南一绝。由于其雕刻手法独特,雕刻玲珑剔透,保存完整,号称江南第一砖雕门楼。现被复制在园林博物馆,展示着工匠的巧智慧心。


   建筑厅中间是园林建筑的“烫样”。这一块显然是精心设计精心制作的。


   所谓烫样,就是立体模型,是中国古建筑特有的产物,是为了给皇上御览而制造的。现在一般把模型都称为“烫样”。园林博物馆即把苏州的传统工艺——红木制作和所需表现的园林建筑结合起来。如网师园濯缨水阁烫样,材质为红酸枝,做工精细,从屋上片瓦到裙板纹饰,制作者一斧一凿,精雕细琢,甚至每一扇门窗都能开启闭合。看了这些精细的园林建筑“烫样”,不禁想起了一段佳话:就在网师园,就在濯缨水阁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对时苏州市市长章新胜感叹道:园中水池虽小,但意境深啊!小池通向城外的古运河,再通向北京,这水可就源远流长了!中美关系也是这样,曲径通幽,前景美好!


   网师园的殿春簃“烫样”虽然不大,但那却因殿春簃小院逐渐放大、清晰,“尚留芍药殿春风”,殿春簃是一处芍药小屋,暮春小筑,是网师园的园中园,它兼具古典园林叠山、理水、建筑、花木四大造园要素。三十年代,张善子、张大千兄弟曾居住于此,养虎,作画,广交名流,切磋画艺;八十年代初,以网师园殿春簃为蓝本的明轩,落户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开创了苏州古典园林出口海外的先河。苏州亭园远渡重洋,“就像一幅最完整,最淡雅,最恬适的中国画……我们祖国的园亭艺术,这样庄重、清幽、和谐”(丁玲《纽约的中国庭园》)。


   园博的陈设厅,展示的多是各个园子的家具精品。家具俗称“屋肚肠”,园缺家具,即胸无点墨。陈从周教授在他的《说园》一书中提及“过去网师园的家具陈设下过大功夫,确实做到相当高的水平”。园博陈设厅中有8件家具来自网师园,它们无论是明代的黄花梨平头书案,紫檀木鼓腿彭牙条案,还是清朝的鸡翅木玫瑰双座椅,黄花梨尖头橱,酸枝木花几、多用棋桌,都是历史悠久、材质名贵、形制独特,工艺精良,堪称是园林博物馆的珍贵藏品。


   如黄花梨平头书案看上去朴素无华,以前闲置在网师园,被当作寻常家具使用,也许是年长日久,显得特别“旧气”。书案长 108.5厘米,宽65.3厘米,高82.5厘米,结构简明单纯,造型朴古典雅,书卷气十足。这类小书案是当时苏州地区较为流行的家具品种之一,深受文人学士青睐。当初是濮安国教授有心,慧眼识珠将它抢救了出来。


   犹如,竹节纹棋桌,是为了满足主人“琴棋书画”的雅趣而设计制作的,原藏于网师园小姐闺房。棋桌尺寸与四仙桌相仿,揭开桌面,下有一块可翻动的双面棋盘,用作下围棋和象棋。棋盘对角分别嵌有方盒,供下棋时放置棋子。棋盘下是三个藏室,左右两个有木轴盖板可关启,中间是划有三个菱形的双陆棋盘。双陆这种游戏相传由天竺传入,棋子是棒槌形的“马”,棋盘上左右各有六路得名“双陆”。《红楼梦》第八十八回有鸳鸯看见贾母和李纨打双陆的情节,遗憾的是双陆游戏业已失传,网师园的这张双陆棋桌也只存棋盘而缺失了棋子。现它当做藏品陈列在园林博物馆,真是当之无愧。


   网师园留在园博里的,还有那苍岩叠翠的壁山,那万卷堂的诸葛行军鼓,那亿万年的硅化木,那“尺幅画,无心画”的一根藤花窗,那“曾三颜四,禹寸陶分”的郑板桥联对,那“何止画图开绣轴,真从城市见桃源”的飞扬诗心……网师园是造园家推崇的 “小园极则”,极则的一个方便,及时园内每一景观,每一陈列品,都是中国园艺精品,都具有博物馆藏品的价值。 


   ——转载自《苏州园林》2013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