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日文| English
园博藏品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园博藏品 园博藏品

藏品名称:|
园博藏书:绣襦记
浏览次数:|
0

施春煜

   园林博物馆现藏明末昆曲曲本《绣襦记》,作者为明末薛近兖,版本为据国家图书馆馆藏明刻朱墨套印本影印版,原书版框高20.2厘米,宽14.6厘米。书中有大量图片展示了明代江南园林的风貌特点,其中描述的剧情也有很多以园林为场景。


   据馆员朱凤介绍,此书购自苏州文育山房书店,由山房主人江澄波老先生专门推荐。于是,我前往文育山房向江老先生请教此书的来由背景以及版本、内容等情况。据江老先生介绍,已故副局长邹公武在世的时候曾嘱托他为园林博物馆多多集购一些与古典园林相关的古籍。但是,当时江老先生表示,古籍虽多,但是专门针对园林而著的古籍并不多见,相关内容比较零散。 尽管如此,江老先生几十年来始终未忘记邹局长的遗愿,也为园林博物馆搜集了不少相关古籍。


   诚然,古典园林是社会历史的产物,古人把园林当做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因此,除了《园冶》、《长物志》等专业性较强的著作外,很多有关园林的文字散落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世界中,其中尤以明清世情小说、传奇、剧本、游记、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中相关片段居多。选购不能囫囵吞枣,搜寻既难,甄别更不易。


   此次国家图书馆再次出版该书,江老先生得知消息后,马上向园林博物馆推荐购买。据江老先生介绍,此书除了明刻朱墨套印本之外,还有明末崇祯年间汲古阁原刻《六十种曲》本,《六十种曲》于清初重刻,1935年,开明书店排印再版,1954年,文学古籍刊行社用开明书店纸型重印,作了较全面的校勘订补,1958年、1982年,中华书局先后两次重印。由原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所长郑振铎主持编纂的《古本戏曲丛刊》初集,于1953年编纂完成,1954年由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其中也收录了《绣襦记》,但作者却列徐霖之名,与其他版本有出入。1984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改编出版连环画本《绣襦记》,绘图人为徐晓平,并于2009年再版,此类连环画也可以收录作为参考。


  《绣襦记》取材于唐白行简的传奇《李娃传》、宋元南戏《李亚仙》、元杂剧《郑元和风雪打瓦罐》、《李亚仙花酒曲江池》等作品。故事内容为:书生郑元和上京赶考,邂逅风尘女李亚仙,与之相爱,以至床头金尽。后被鸨母设计摆脱,流落街头,贫病交加,所幸被东肆主收容,学唱莲花落。一日,其登台献唱,恰被上京任职的父亲认出。郑父痛恨其堕落,将其打至气绝,抛尸郊外,被路过的乞儿救活,从此行乞为生。一次李亚仙偶遇郑元和,十分悲恸,她不顾鸨母阻挠,把郑迎回家中,尽心调养,又激励他发奋读书,结果考上状元。郑父得知李亚仙对郑元和的情意,被其感动,不以妓女为嫌,最终娶她为媳。


   《绣襦记》全剧共有四十一出,书中共有16幅配图,描绘出其中16出的故事场景。16幅图画中又有12幅能够反映出园林的面貌,可见当时作者和绘图人刻意地展现园林的风貌。虽然故事的时代地域背景为唐代的长安,但是此书刊行于明末,作者为江南武进人,绘图人不详,但大致为江南地区刊刻,图中反映的园貌应符合当时民间宅园的真实情况。在12幅园林图中,第二出《正学求君》的配图展现的普通仕宦家庭的宅园风貌,图中厅堂轩敞,台阶规整,院中景物稀疏,唯有山石、翠竹、桂树一二,挺拔萧竦,整个空间的风格体现为爽洁宽敞,与一般官宦家庭的经济条件和正面形象也是相符的。第四出《厌习风尘》、第八出《遣策相挑》、第九出《逑叶良俦》、第十出《鸣珂嘲宴》、第二十七出《孤鸾罢舞》、第三十一出《襦护郎寒》的配图展现的是娼妓之家的宅园风貌,实为娱乐场所,景物较为丰富,布局交错密集,建筑物形式多样,植物妖娆多姿,整体的空间让人感觉到拥塞而狭窄,曲折而隐秘,且层次颇多。第十八出《竹林祈嗣》展现的寺观园林的风貌,且只是园外的景观,门前有茂林修竹、清流激湍,大体上与隐士追求的绝尘弃世的境界是一致的。第二十八出《教唱莲花》反映的普通市井小民的居所,空间狭小,虽院中也有植树,但景物单调刻板,看来无装饰性的成分。第三十三出《剔目劝学》所描绘的场景是野店茅屋、水边林下,虽也有山水花木,其实算不上通常意义上的住宅园林。第三十九出《父子萍逢》的场景是在邮亭驿站,山林野渡,也有人为圈地和建筑房屋,但形制极为简朴,植物皆为自然山林的参天古木,显得苍古而野趣盎然。第四十一出《汧国流香》描绘的场景也是仕宦住宅,因有接圣旨一场戏,所以其中正室厅堂显得更加高大,且两旁分植高大的古松,以彰显其崇高和庄严,与皆大欢喜的故事结局和儒家的道德价值观是一致的。


   所有的12幅图画反映的园林和住宅囊括了士大夫宅园、风尘之家宅园、寺观园林、市井住宅、社林茅店、邮亭驿站等多种类型。在这些图画中展现出的许多园林元素也常见于今天的保存的古典园林中,例如屋面的脊饰、脊兽,墙面上的砖细图纹,盆景,石砌花台,砖砌回字栏杆,卍字木栏杆,雕花窗扇,等等。不过,所有图中并无出现大体量的假山,以小体量的山石组合和孤峰为主,这一点也与故事人物的身份、社会地位、经济实力相符合。在各张图中,窗棂的图案以平直的“井”字为主,与唐宋以前的风格是相符的,而明末《园冶》一书上记载的窗扇纹样已很丰富,当时社会上流行的应不止于此。而一个从事情色服务的场所,应该更趋向于追求华丽。当然对于此书刊刻年代的画工而言,图案简单,工作量也就减少了。此外,所有图中的房屋屋檐未见有滴水瓦当,与当前古典园林的情况是不一致的。而瓦当早在汉代即已产生,这些图画所描绘的情况是否反映了明末的真实情况,是否说明明末瓦当在普通之家还不盛行,倒是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


——转载自《苏州园林》2013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