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日文| English
其他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其他 其他

沧浪旧侣蒋吟秋与沧浪亭二三事

蒋吟秋和周瘦鹃、范烟桥、程小青为吴中四老,在上海也有相当高的知名度。


吟秋江苏吴县人,名瀚澄,吟秋是他的别署。1897年9月22日生于凤凰街之金雀弄故居,后一举乌鹊桥之平桥直街,因称平直居士,尚记得他有两句诗:“三间矮屋近平桥,种竹栽花又补蕉。”这儿我曾到过,屋宇数间,颇饶古泽,圆书盈架,碑版琳琅,庭院杂栽花木,蔓绿到门,且具蕉石之胜,更令人引企清辉,弥爱葵愫。地距沧浪亭不远,他早岁肄业第一师范,为紫阳书院原址,沧浪亭在其南侧,课余唱偕学友散步亭畔。他的尊人青庼先生主持苏州府中学校,亦设在沧浪亭。他一家都和沧浪亭有密切关系,所以吟秋又号沧浪旧侣。


他熟悉沧浪亭掌故,那儿的五百名贤碑他能历举半数以上。某年林语堂译《浮生六记》须摄沈三白故屋照,我就介绍林氏往访吟秋。他有感宋牧仲的《沧浪亭志》,刊行年久,缺于新事,便编撰《沧浪亭新志》八卷,很为详瞻,当时承他见贻,迄今犹存笥箧。他晚年和李饮水、陈破云、俞啸泉、韩秋岩,吟咏为乐,号称沧浪五老,吟秋有《沧浪俚唱》、《沧浪柳色》、《沧浪赏雨》、《沧浪会友》、《沧浪志快》、《沧浪佳话》等数十首,印为《沧浪吟稿》,我为他写了一篇序。


苏州有“花园之城”的称号,尤以宋、元、明、清四大名园吸引远近人们的游览。且园林的亭榭斋馆,都题着隽雅的名儿,配着书画屏幅,给人一种优美恬静的享受。凡此题写,大都出于吟秋手笔。那宋代苏舜钦的《沧浪亭记》,脍炙人口,字数较多,也经吟秋重写,镌刻于版。


他任江苏省立苏州图书馆主任及馆长,历二十年之久。图书馆设于沧浪亭对面可园内,大家称之为可园图书馆。他任职期间,曾办吴中文献展览会,这次会展规模之大、搜罗之富,在所有的文献展览会中首屈一指。其中有一幅周茂兰的血奏最为珍贵。我们读了《古文观止》所载张溥的《五人墓碑记》,都知道明代的魏忠贤阉人权倾朝野,残害忠良,那周蓼洲被逮入狱,颜佩韦、杨念如等五人,激于义愤,缇骑按剑而前,五人蹈死不顾,亦何壮烈。可是阉党势力,依然如故。及怀宗接位,蓼洲的儿子茂兰刺血上疏,始谪魏忠贤赴凤阳看皇陵。明亡,血疏流出,凡贤士大夫以及名流学者,无不跋志其上,装成两大卷,卒由上海名医徐小圃斥万金购存,当然奉为至宝。吟秋再三再四的婉商,展览会开十天,徐氏只应许陈列三天,并派人至苏,和此卷形影不离,每日坐馆中,作为守护,晚则携归旅社,翌日再携去展出,来参观者无不认为莫大的眼福。我也目睹这个血疏,篇幅不大,血迹经过数百年,已呈淡黑色,这天,我们星社诸子,观赏之余,便设宴沧浪亭,作为临时雅集。


他的夫人陈碧筠,尝和吟秋同执教鞭于苏州美术专校,是校为颜文樑所创办,与沧浪亭为贴邻。夕阳西下,俪影双双,同赋归来,引为至乐。